FORGOT YOUR DETAILS?

CREATE ACCOUNT

有關肌肉過短的迷思 (The Myth of Short Muscles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譯者 黃思嘉  物理治療師

本篇文章是關於人體的構造如何令我大為驚奇的一段事件,也就是在我一生中所認為不可動搖的觀念,透過事實證明,完全被顛覆了。

在早期我所受的舞蹈訓練中,甚至在物理治療師訓練時期,我都非常相信,對於過短的肌肉,必須用伸展技巧來使其伸長。不論在哪個時期的訓練中,也都遵守著這個原則,感覺起來也很合理。事實上我甚至不記得是否有思考過,是否有其他可能性。

在我年輕時柔軟度並不是特別好,雖然右側的表現還可以,但我始終與我左側的開展度長期奮戰,想辦法要使它們延展度更好。然而左側大腿後側肌群往往為了要”拉長”而搞得拉傷,甚至撕裂等情形。

在我接受物理治療訓練的最後一年,有一天,我的想法完全改變了。在我工作的醫院中,我目睹了一位上了年紀的男士,正要接受全髖關節置換手術,當天早晨我替他執行評估工作(在平躺的姿勢下),我將他的腿抬高,抬舉的高度做多也只能離開床面45度左右。當他接受手術麻醉後,外科醫師輕易的將這位75歲男士的腿抬起,遠高於他原有的角度,此時我對於柔軟度的觀念整個粉碎了。當醫師看到我一臉狐疑的樣子,便莞爾一笑,並將他的腿抬得更高,說:”當我們的肢體跳脫意識控制時,是多麼的驚奇吧?!”我問他:這怎麼可能,我確定他大腿後側肌群的肌纖維過短啊。他大笑,並釐清了我的觀念:我們的肌纖維,完全足以提供關節做出全角度的活動度,是我們的意識將它受限。

從震驚中回覆後,我想,這若是真的可行…,於是我問他:如果在麻醉失去意識時打一個石膏固定在側劈的姿勢(second splits)(這動作對我來說也頗為困難…),他再次大笑並解釋,雖然他可以這樣做,但當我麻醉醒來的時候會很痛,因為我的大腦無法接受這樣的肌肉長度,會下意識收縮肌肉,好讓腿回復到原來的位置,這可能會導致的我大腿肌肉撕裂…噢!

我意識到,過去所學習有關肌肉、柔軟及伸展的相關知識,事實上與真實的情況相距甚遠。我當下決定,要開始試著去了解柔軟度的真實性並揭開真相,來教導需要這方面知識的人!

我們的大腦會(依照過去經驗或者身體的感覺)界定肌肉可伸展的“安全”範圍,當我們過度拉扯超過此範圍,肌肉就會產生收縮,保護我們避免受傷。這是一個很好的機制,然而當我們運動、或做任何活動時,柔軟度需要大於此安全範圍,就會是一個問題了。

然而,神經組織以及肌筋膜張力等,也會影響我們的柔軟度,會造成影響的原因常見於:身體某部分處於較差的身體力學。但是,這方面的影響一旦找出問題的原因,其實可以完全改善、恢復。

若我們想要達到最大的活動角度,用的方式不單只有放鬆肌肉而已,還要加強訓練這些活動角度中的肌力及有效的功能性活動。這不但可以減少腦部的”恐懼反應”,降低保護性收縮的產生,並且在拉筋後的隔天也比較不會有回縮的現象。

自從那次之後,我發現有許多方法,能夠幫助身體增加活動度,比起麻醉來說更簡單、安全!能夠清楚了解自己身體的組成、及運作方式,是非常重要的,甚至更進一步,應該要明白如何運作這套”身體系統”。這也是為什麼在我們訓練課程中,都著重於在協助您了解自己的(肢體)身體。

The Front Splint Fast Flexibility Program 可以指導你如何使用安全的方法,達到身體各部位最大的關節活動度,並一步步延伸到最深最深的組織。

TPPB_Banner_japanese

Join The Ballet Blog Community & Receive 10% Off Your First Order!

TOP